当前位置: 首页 > 指导案例
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典型案例
(2018年6月25日)
  发布时间:2018-06-25 13:41:32 打印 字号: | |

为全面贯彻中央关于禁毒工作的决策部署,全面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充分发挥典型案例参考示范作用,通过对近三年沈阳市两级法院审理的毒品犯罪案件进行梳理,现选取十起案件作为典型案例予以公布。

 

【案例1】被告人秦某某、孙某某贩卖、运输、制造毒品一案

一审案号:(2017)辽01刑初82

二审案号:(2018)辽刑终73

基本案情:201686日至8日,被告人秦某某伙同牛某某、陈某某(均另案处理)在重庆市丰都县某村41号及重庆市丰都县某小区房间内,利用秦某某出资购买的制毒原材料及工具,通过给麻黄素脱氧、打油、点酸、结晶等工艺制造甲基苯丙胺(冰毒)。88日,秦某某为向被告人孙某某贩卖毒品,通过顺丰快递将制造出来的成品542.71克甲基苯丙胺,从重庆市丰都县邮寄到沈阳市皇姑区某便利店。同年811日,被告人孙某某在沈阳市皇姑区某便利店领取该邮件后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并从邮件中查获甲基苯丙胺十袋,经检验净重共计542.71克(甲基苯丙胺含量分别为60.4%67.4%)。同日17时许,被告人秦某某在重庆市丰都县被公安机关抓获。公安机关从陈某某的老家重庆市丰都县某村41号查获黑色液态物质2105克(甲基苯丙胺含量29.8%)、黄色液态物质15110克(甲基苯丙胺含量小于1%),从秦某某租赁的房屋重庆市丰都县某小区房内查获黑色液态物质2265克(甲基苯丙胺含量24.1%)、黑色液态物质279.39克(甲基苯丙胺含量8.6%)、黑色液态物质69.03克(检出甲基苯丙胺)、白色粉末物质80.8克(甲基苯丙胺含量46.3%、检出咖啡因)、白色晶体物质9.74克(检出甲基苯丙胺)、白色晶体物质4.79克(检出麻黄碱)、白色粉末物质17.8克(检出咖啡因)、白色晶体物质13.01克(检出甲基苯丙胺)、白色晶体物质9.95克(检出甲基苯丙胺)、白色晶体物质26.24克(甲基苯丙胺含量77.8%)。从被告人秦某某住处查获红色粉末物质13.33克(检出甲基苯丙胺、咖啡因)。

裁判结果: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被告人秦某某犯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被告人秦某某限制减刑。被告人孙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五万元。宣判后,被告人秦某某、孙某某提出上诉。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该案是一起对于累犯及毒品再犯从严惩处的典型案件。根据我国禁毒政策,对于毒品犯罪要严厉打击毒枭、职业毒贩、毒品再犯等毒品源头犯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五条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第三百五十六条规定,因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判过刑,又犯本节规定之罪的,从重处罚。本案被告人秦某某非法销售、运输、制造甲基苯丙胺5299.14克,咖啡因17.8克、麻黄碱4.79克,数量大,又系累犯、毒品再犯,且其在有充分证据证明其实施毒品犯罪行为的情况下,拒不认罪,主观恶性深、社会危害性极大,论罪应判处死刑,但考虑到涉案毒品未流入社会,故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并对其限制减刑。

【案例2 被告人王某某贩卖、制造毒品一案

 一审案号:(2016)辽01刑初136

 二审案号:(2017)辽刑终201

基本案情:1201563日,被告人王某某以其女友周某某的名义承租沈阳市大东区某房屋。此后至20165月,王某某在该出租房内利用所购买的化工仪器和原料制造甲基苯丙胺。201662日,公安机关将王某某抓获,并在其租住房屋内查获制毒化工仪器、原料及实验液体。经鉴定,四瓶液体共重2210.15克,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其中淡黄色液体净重1288克,甲基苯丙胺含量为4.19%;黄色液体净重761克,甲基苯丙胺含量为5.18%;无色液体净重158.9克,甲基苯丙胺含量为24.2%;广口玻璃瓶内所装黄色浑浊液体净重2.25克。22016528日,被告人王某某在沈阳市大东区造币厂对面工商银行门前,按照其女友周某某的要求,将0.8克甲基苯丙胺贩卖给袁某某。

裁判结果: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被告人王某某犯贩卖、制造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宣判后,被告人王某某提出上诉。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该案是一起制造毒品(冰毒)的典型案件。被告人王某某租住房屋,购买化工仪器及制毒原料麻黄素,非法制造甲基苯丙胺,构成制造毒品罪。被告人王某某的辩护人提出2210.35克液体系制毒废液,不应计入制毒总额的辩护意见,根据相关鉴定意见,四瓶液体中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达4.19%5.18%24.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七条规定,毒品的数量以查证属实的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毒品的数量计算,不以纯度折算,故应将含有甲基苯丙胺的粗制品或半成品计入制造毒品的数量总额内。

 

【案例3】被告人严某某走私毒品一案

一审案号:(2016)辽01刑初74

二审案号:(2017)辽刑终10

基本案情:2014年左右开始,被告人严某某在其丈夫Digale Hassan abdi的授意下,通过阿里旺旺及QQ联系沈阳、北京、南京、杭州、深圳等地的多家物流代理商接收邮寄自埃塞俄比亚、肯尼亚的毒品恰特草再转寄至美国,从中牟取非法利益。201512月下旬开始,侦查机关在各地陆续查扣了被告人严某某组织邮寄进境但尚未邮寄出境的毒品恰特草,共计753.772千克。20151231日被告人严某某被侦查机关抓获。

裁判结果: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被告人严某某犯走私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二十万元。宣判后,被告人严某某提出上诉。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该案是东北地区首例走私新型毒品“恰特草”的典型案件。“恰特草”系近年来出现的一种新型毒品,2014年被列入我国《精神药品品种目录》,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颁布的《关于审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了涉恰特草毒品犯罪的量刑标准,即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恰特草一百千克以上,二十千克以上不满一百千克分别属于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其他毒品数量大”、“其他毒品数量较大”。本案被告人严某某走私恰特草753.772千克,属于其他毒品数量大,故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案例4】被告人刘某某运输毒品一案

一审案号:(2016)辽01刑初33

基本案情:20151227日,被告人刘某某为购买毒品用于贩卖,乘坐飞机从辽宁省沈阳市至四川省成都市。20151228日,在成都人“小龙”手中购买毒品后,将毒品藏匿于棕色单肩背包内,并封闭于保险柜中。当日,通过成都某物流有限公司将该保险柜托运至辽宁省沈阳市后,乘坐飞机航班返回沈阳市。201615日,被告人刘某某在沈阳市物流园某物流有限公司提取保险柜时,被公安人员当场抓获。公安人员在被告人刘某某提取的保险柜中查获用于封装毒品的灰白色锡纸塑封袋1个。经检验,塑封袋内物品净重496克,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其含量为66.2%

裁判结果: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被告人刘某某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八万元;与前罪贩卖、运输毒品罪、交通肇事罪,判处的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八万元未执行的刑罚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十六万元。宣判后,被告人刘某某未提出上诉。

典型意义:该案是一起以“人货分离”方式运输毒品的典型案件。当前,毒品犯罪手段愈加隐蔽。贩毒活动逐渐抛弃过去“人货合一”的做法、转而采用“人货分离”、“钱货分离”方式通过减少人员与人员、人员与货物、钱款与货物之间的接触时间,降低暴露风险。本案被告人刘某某在成都购买毒品后,通过物流托运方式将毒品运回沈阳,而本人通过乘坐飞机方式返回,意图通过与毒品分离的方式降低风险。这些毒品犯罪的新动向都对毒品的监控、查扣及收集固定证据提出更高的要求。

 

【案例5】被告人杨某某、张某某贩卖、运输毒品一案

一审案号:(2016)辽0102刑初395

二审案号:(2017)辽01刑终85

基本案情:2015年5月至7月间,被告人杨某某在湖南省购入毒品,多次将毒品藏匿在充电器及衣物内通过快递邮寄到辽宁省鞍山市,再由被告人张某某(系杨某某配偶)收货并向他人贩卖。被告人张某某与购毒人刘某某约定以人民币16,000元的价格出售75克甲基苯丙胺(冰毒)。2015年7月28日13时许,刘某某向被告人张某某银行账号汇入16,000元。当日17时许,被告人张某某将三袋疑似甲基苯丙胺(冰毒)的白色晶体藏匿在充电器中,连同胶鞋装入鞋盒内,通过鞍山到沈阳的货车司机代送的方式,在沈阳市浑南区某大学附近向刘某某交付毒品。刘某某收到毒品后在某街楼下时,被公安机关查获。经检验三袋白色晶体净重80.3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含量为73.6%。2015年9月13日、10月30日,被告人张某某、杨某某分别被公安机关抓获。

裁判结果: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判决,认定被告人杨某某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十万元,依法上缴国库;被告人张某某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八万元,依法上缴国库。宣判后,被告人杨某某、张某某提出上诉。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该案是一起通过证据锁定邮寄方式运输毒品的典型案件。在本案审理期间,被告人杨某某曾提其并未实施贩卖、运输毒品行为的辩解,一、二审法院通过被告人杨某某妻子暨同案被告人张某某的多次供述证实涉案毒品系杨某某以贩卖为目的采用藏匿于充电器电源中邮寄的方式运输至张某某处,而杨某某对于去湖南暂住、以他人身份入住宾馆、短时间内购买大量充电器电源、在邮寄快递时虚构发货人、收货人的姓名、地址和电话等反常行为并未能作出合理解释或为自己的解释提供切实证据,故综合全案证据可以认定杨某某贩卖、运输毒品的犯罪事实。被告人杨某某、张某某贩卖、运输冰毒50克以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故对二被告人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案例6】被告人刘某某、董某某贩卖毒品一案

一审案号:(2016)辽0104刑初795

二审案号:(2017)辽01刑终298

基本案情:201512月,被告人刘某某在河北省霸州市高速公路路口,以牟利为目的,向董某某贩卖国家二类精神管理药品复方磷酸可待因糖浆共计1000瓶。201510月至20164月,被告人董某某在沈阳市大东区其租用的仓库,先后六次向王某某贩卖复方磷酸可待因糖浆、复方磷酸可待因溶液等国家二类精神管理药品共计1200瓶。

2016517日,公安机关在河北省将被告人刘某某抓获,并在刘某某的家中仓房内发现复方磷酸可待因糖浆(可非,瓶装60毫升)4050瓶;复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奥亭,袋装10毫升)156 000袋。同日,公安机关在沈阳市大东区董某某家中将其抓获,并在仓库里发现复方磷酸可待因糖浆(可非,瓶装60毫升)500瓶;复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奥亭,袋装10毫升)600袋;复方磷酸可待因溶液(立健亭,瓶装180毫升)240瓶;复方磷酸可待因溶液(立健亭,瓶装120毫升)302瓶;复方磷酸可待因溶液(立健亭,瓶装60毫升)60瓶。经鉴定,扣押的上述物品中均检出可待因成分。

裁判结果: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法院判决,认定被告人刘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被告人董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宣判后,被告人刘某某、董某某提出上诉。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该案是一起贩卖新型毒品含可待因制剂的典型案件。可待因,别名甲基吗啡,是从罂粟属植物中分离出的一种生物碱,含可待因成分的制剂俗称“止咳水”。可待因不同于海洛因、冰毒的快速成瘾性,而是需要长时间、连续服用才使人体产生躯体和精神依赖性及耐药性。2015年前,我国并未明确将可待因界定为毒品,对非法大量销售可待因的行为多以非法经营罪处罚。但是随着滥用可待因的情况大量出现并逐步蔓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公安部、国家卫生计生委于201543日联合发布《关于将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体制剂列入第二类精神药品管理的公告》,将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液体制剂(包括口服溶液剂、糖浆剂)列入第二类精神药品管理,该公告的颁布意味着非法销售含可待因成分制剂的行为构成贩卖毒品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可待因一千克以上不满五千克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规定的“其他毒品数量较大”,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故主要根据贩毒数量分别对二被告人依法判处刑罚。

 

【案例7】被告人娄某某贩卖毒品一案

 一审案号:(2016)辽104刑初206

二审案号:(2016)辽01刑终323

基本案情:20161416许,被告人娄某某在沈阳市大东区东北大马路某餐厅内,以人民币900元的价格向袁某某贩卖盐酸曲马多50板(500粒),交易完成后即被公安机关抓获,交易的毒品也被公安机关依法扣押。经鉴定,扣押的白色药片净重36.7克,检出盐酸曲马多成分。

裁判结果: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法院判决,认定被告人娄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宣判后,被告人娄某某提出上诉。二审期间,上诉人娄某某申请撤诉,沈阳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准许撤回上诉。

典型意义:该案是一起贩卖新型毒品含曲马多制剂的典型案件。曲马多(英文名Tramadol)是一种含有阿片类成分的镇痛药物,属于第二类精神药品,主要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可用于缓解癌症、骨折、手术等导致的中度至重度疼痛。据相关资料显示,正常人如果每天服用300毫克或更多曲马多,可在短期内上瘾;长期大量服用可对人体的神经系统,以及肝脏、心脏、大脑等造成严重损害,并可产生类似海洛因成瘾症状,造成服用者重度药物依赖并发生严重的精神错乱及人格改变。公安部20093月作出的《关于办理非法贩卖曲马多案件相关问题的批复》明确了曲马多的毒品性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曲马多二千克以上,应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的“其他毒品数量大”。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曲马多四百克以上不满二千克的,应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三款、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其他毒品数量较大”;贩卖曲马多不满四百克的,应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四款规定的“其他少量毒品”,根据刑法规定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案例8被告人程某某、尚某某贩卖毒品一案

一审案号:(2015)经开刑初字第324

二审法院:(2016)辽01刑终64

基本案情:被告人程某某、尚某某系男女朋友关系,程某某介绍尚某某与栾某某(另案处理)相识后,20151月至3月间,程某某单独或与尚某某共同通过电话联系栾某某购买毒品。栾某某先后三次将120克甲基苯丙胺(冰毒)及甲基苯丙胺片剂(麻古)10余粒藏匿于小家电中,在广东省中山市通过某物流将毒品邮寄到沈阳,其中程某某单独向栾某某购买甲基苯丙胺40克、甲基苯丙胺片剂10余粒,程某某、尚某某共同向栾某某购买甲基苯丙胺80克。程某某、尚某某收到上述毒品后,通过ATM机存款的方式分三次将部分毒资人民币15 000元支付给栾某某,二人将上述毒品存放在共同租住的房屋并共同保管。在此期间,程某某、尚某某多次向王某某、蒋某某、赵某某贩卖甲基苯丙胺共计10克。20151月下旬,尚某某在辽宁省鞍山市从孟某某(另案处理)处以人民币250元每克的价格购买甲基苯丙胺15克。2015323日,程某某、尚某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公安人员在二人共同租住的房屋内搜出并扣押9包疑似冰毒的白色晶体和8粒疑似麻古的红色片剂。经检验,被扣押的可疑白色晶体重5.18克,红色片剂重0.7克,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裁判结果:沈阳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判决,认定被告人程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三万元;认定被告人尚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三万元。宣判后,被告人程某某、尚某某提出上诉。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该案是一起按照“入口”计算贩毒数量的典型案件。根据《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武汉会议纪要)规定对于有吸毒情节的贩毒人员,一般应当按照其购买的毒品数量认定其贩卖毒品的数量,量刑时酌情考虑其吸食毒品的情节;确有证据证明其购买的部分毒品并非用于贩卖的,不应计入其贩卖数量。结合本案,证人王某某、蒋某某、赵某某的证言,另案处理的栾某某的供述及被告人程某某、尚某某的供述,能够证实程某某、尚某某在短期内购买大量毒品并在同时间段内多次予以贩卖的事实,现除二上诉人辩解大量毒品用于吸食外,二人均不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购买的毒品并非用于贩卖,故应将二人购买的毒品数量确定为其贩卖毒品的数量

 

【案例9被告人谭某某贩卖毒品一案

一审案号:(2017)辽0105刑初89

二审案号:(2017)辽01刑终301

基本案情:2016102118时许,被告人谭某某在沈阳市于洪区怒江北街某加油站附近,以人民币500元向吕某某(另案处理)贩卖甲基苯丙胺(冰毒)约0.6克。2016102620时许,被告人谭某某在沈阳市皇姑区某小区附近,以人民币500元向吕某某贩卖甲基苯丙胺(冰毒)约0.6克。201611222时许,被告人谭某某在沈阳市皇姑区某小区附近,以人民币500元向吕某某贩卖甲基苯丙胺(冰毒)约0.6克。其于2016116日被抓获,公安机关在被告人谭某某随身携带的黑色手拎包内查获甲基苯丙胺三袋,经检验,净重2.31克。

裁判结果:沈阳市皇姑区人民法院判决,认定被告人谭某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宣判后,被告人谭某某提出上诉。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典型意义:该案是一起“少量多次”贩卖毒品的典型案件。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发布的《关于审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于走私、贩卖、运输、制造少量毒品“情节严重”作出规定,包括:向多人贩卖毒品或者多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在戒毒场所、监管场所贩卖毒品的;向在校学生贩卖毒品的;组织、利用残疾人、严重疾病患者、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国家工作人员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本案证人吕某某证言与被告人谭某某在公安机关就先后三次向吕某某贩卖冰毒的交易时间、毒品数量、价格、付款方式、金额等主要事实的供述相互印证,且有其他证据相佐证,故能够证实被告人谭某某多次贩卖毒品的犯罪事实,属于情节严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甲基苯丙胺不满十克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故主要根据贩毒次数对被告人依法判处刑罚。

 

【案例10】被告人程某某非法持有毒品案

一审案号:2016)辽0111刑初337

二审案号:(2017)辽01刑终118

基本案情:被告人程某某于2016年3月8日向湖北省汉口一齐姓男子以每只1500元的价格出售六只德国牧羊犬幼崽,3月10日,程某某与齐姓男子达成协议,齐姓男子以鸽子和毒品抵顶其应当支付的买狗款,并通过铁路进行托运。3月15日,齐姓男子通过铁路托运一个鸽笼给程某某,收货人“程三”,3月16日,程某某委托在沈阳北站工作的王某某代为提取鸽笼,王某某取出鸽笼并将鸽笼放在轿车内后,即被公安民警抓获,在鸽笼内搜出三袋白色晶体和一袋红色片剂。当晚21时许,被告人程某某按约定地点取该鸽笼时被公安民警抓获。经鉴定,白色晶体净重136.10克,红色片剂净重0.68克,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裁判结果:沈阳市苏家屯人民法院判决,认被告人程某某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没收财产人民币十万元。宣判后,被告人程某某提出上诉。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被告人程某某犯非法持有毒品罪,改判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典型意义:该案是一起科学界定购毒者接收物流寄递毒品行为性质的典型案件。被告人程某某供述的毒品上线“齐姓男子”未查实,现无法认定毒品下线程某某直接参与涉案毒品的运输过程;机打的包裹单上发件人名为“程三”,亦无法推定程某某系发件人,且出行记录显示程某某在案发前未到武汉,无法证实其邮寄包裹;现场检测报告书证实程某某系吸毒人员,程某某供述其购买毒品用于自吸,无证据证实程某某购买毒品系用于贩卖等其他犯罪的目的。因此,被告人程某某作为购毒者,明知是贩毒者通过物流方式寄递的毒品而予以接收,且没有证据证实其为了实施贩卖毒品等其他犯罪,毒品数量达到非法持有毒品的最低数量标准,故认定被告人程某某的行为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二审法院对该案依法予以改判

责任编辑: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