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本院动态
沈阳中院院长主审新民“村霸”一案二审维持原判
  发布时间:2018-11-29 13:36:04 打印 字号: | |
  原是一名村干部,却多次受到刑事处罚。出狱后摇身一变成了乡村“大佬”:会车小纠纷持镰刀、镐把追赶殴打,遇有过节旧识三次殴打,竞拍土地派人威逼恐吓竞争者,言语不和用尖刀刺伤对方左眼……

  9月20日,辽宁省新民市人民法院依法对侯某、张某某等5人恶势力团伙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故意伤害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侯某、张某某均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各处罚金30万元;其余3名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至四年不等,并处罚金。

  5被告人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8年11月28日,沈阳中院院长段文龙主审该案,并进行公开宣判: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罪状】从村干部到黑恶势力的转变

  在新民的“江湖”中,“大佬”侯某的传说很多。

  侯某原系辽宁省新民市大柳屯镇某村村民委员会主任,曾因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多次受到刑事处罚。

  侯某刑满释放后,非但没有痛改前非,反而纠集张某某、吴某某、李某某、安某某等人,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而侯某则成为该恶势力集团的“大佬”。

  只要反对过侯某,或者跟他有过过节的,都挨过打,挨过整。

  ——会车小纠纷拿镰刀镐把打人

  2017年4月,吴某某驾驶白色CRV吉普车搭载侯某、张某某,与刘某某驾驶的黑色现代轿车会车时,因远近光灯调整问题发生矛盾,侯某、吴某某、张某某等持刀、镐把等械具对刘某某进行殴打,造成刘某某头部、胸部、牙齿受伤。当发现被害人刘某某车上的人员许某欲报警时,侯某、吴某某、张某某用拳脚对许某进行殴打。

  经沈阳正泰司法鉴定所鉴定:刘某某牙齿部分缺损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许某头皮挫伤、右上肢软组织挫伤、右下肢软组织挫伤、左下肢软组织挫伤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遇到有过节旧识实施三次殴打

  侯某与郭某曾因琐事结过“梁子”。为了出这口恶气,侯某就“下令”:再遇郭某必下重手。

  2016年4月,侯某、吴某某、单某某(2016年6月死亡)、温某某(在逃)等人在新民市公主屯镇某村委会西侧遇到郭某。随后,侯某等人对郭某进行殴打。在强迫郭某回村的途中,“不解气”的侯某、吴某某再次对郭某进行殴打。回村后,侯某、吴某某伙同他人第三次对郭某实施殴打。

  经沈阳正泰司法鉴定所鉴定:郭某双眼部挫伤、口唇粘膜破损,损伤程度为轻微伤。

  ——吓跑竞争者以低价竞拍村土地

  2017年4月,新民市大柳屯镇某村村委会欲将300多亩开荒地对本村村民进行发包。侯某等人闻讯后,来到新民市大柳屯镇某村竞拍现场。

  抵达现场后,李某某与温某某(另案处理)向在场村民扬言“谁都不许投标,只让王某某投标”,现场村民迫于侯某等人的压力不敢投标。最后,王某某如愿以底价竞得土地后,又通过加价竞拍的方式再次进行发包。

  而所获利益均由侯某和李某某进行分配,参加人员均获得数额不等的所谓“奖金”。

  ——一言不合尖刀刺伤对方左眼

  2016年11月,张某某与村民梁某某因参加宴席时言语不和产生纠纷。随后,张某某拿出一把尖刀将梁某某的左眼部、腹部、膝盖等多处扎伤。

  经沈阳正泰司法鉴定所鉴定:梁某某外伤致左侧眼球缺失的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左膝盖、左腹壁外伤创口致瘢痕形成的损伤程度均为轻微伤。

  【严惩】恶势力团伙五名成员悉数获刑

  9月20日,新民市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公开宣判。

  法院审理认为,本案系以被告人侯某为首实施的恶势力集团犯罪。被告人侯某等人参加并组织实施了对被害人郭某、刘某某及许某的两起不法侵害,侵害了被害人的合法权益,扰乱了社会秩序,依法构成寻衅滋事罪;在新民市大柳屯镇某村村委会土地发包过程中,被告人侯某等人以威胁、恐吓等软暴力手段阻止其他人员参与竞拍,并在其认可的竞拍人竞拍成功后,对竞得的土地对外高价转包,并从中非法获利,破坏了市场竞争的公平性,构成了强迫交易犯罪。各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均应依法惩处,涉及多个罪名的应数罪并罚,涉案违法所得应依法追缴罚没,并对被害人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综合考量被告人侯某、吴某某、张某某等人在新民市大柳屯镇地区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社会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影响,本案认定为恶势力集团犯罪。新民市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侯某、张某某均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各处罚金30万元;其余3名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至四年不等,并处罚金。

  5被告人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沈阳中院。

  11月28日,沈阳中院院长段文龙担任该案的审判长并主审,经审理认为:原审法院综合考虑上诉人的具体犯罪事实和量刑情节,以及该恶势力犯罪集团在新民市大柳屯地区造成的恶劣社会影响,在法定刑幅度内依法从严判处刑罚,符合相关法律及政策要求。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民事赔偿合理,审判程序合法。二审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
责任编辑:常志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