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院简介 新闻中心 本院动态 法院公告 领导讲话 图片信息 工作报告 审判业务 工作研究 专题报道
审判工作 案例评析 法学阶梯 法院建设 先进典型 法苑随笔 办案手记 裁判文书 开庭排期 诉讼指南
   
  当前位置:审判业务 -> 法学阶梯

管辖异议上诉案件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作者:邰越群  发布时间:2014-03-07 14:26:42


    管辖是诉讼的开始,也是实现当事人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的起点。笔者通过对近年来我市15个基层法院的管辖异议上诉案件进行统计,发现管辖异议上诉案件的发改率在15%-20%之间,笔者认为以下几个方面是造成案件发改率较高的原因。

    一、对案件管辖方面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掌握不够全面,对省法院相关的专门法院管辖范围不了解。

    我国法律、法规对有关民事案件管辖的规定并不多见,多数散见于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但是司法解释通常以复函、通知等形式发布,以至于很多基层法院的法官不能及时、准确地掌握,造成了适用法律错误,从而导致了案件在二审时被撤销。例如:[2011]沈中立民终字第142号是一起运输合同案件,一审法官依据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铁九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提供《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指定沈阳铁路运输两级法院受理民商事纠纷案件范围的规定(试行)》(辽高法[2003]162号)和其他法院(包括本省和外省)已生效的管辖裁定,认定该院无管辖权而将案件移送到铁路运输法院审理。二审查明[2003]162号文件已经被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09年9月12日的辽高法[2009]102号通知废止了,后我院与沈阳铁路运输法院立案庭电话沟通,中铁集团以及下属公司现在已不属于铁道部管理,而变成国资委监管的国有企业。另查明,该案属于一般民事案件,而非铁路运输合同纠纷,故本案不属于铁路运输法院专门管辖案件,以先立案的法院受理在先原则,××区人民法院有管辖权,二审对一审裁定予以纠正。再举一例:[2011]沈中立民终字第144号案件是上诉人辽河石油勘探局与被上诉人辽中县除尘设备厂之间的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在履行合同中双方发生纠纷,被上诉人诉至辽中县人民法院。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印发的《关于辽河两级法院案件管辖范围的通知》(辽高法【2010】201号)第四条规定:“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或侵权行为地在辽河油田区域内的民商事案件由辽河两级法院管辖”。该案被告住所地在辽河油田区域内,结合案件的诉讼金额,本案应由辽河人民法院管辖。

    二、超过答辩期,被告提出管辖权异议申请,法院仍然作出管辖裁定。

    普通民事案件,原审被告超过答辩期提出管辖异议申请,一审法官应当告知其提出的申请超期,其行为已视为默示管辖,但法院不应对其管辖权异议作出裁定。如果做出裁定,二审将予以撤销。例如:[2011]沈中立民终字第35号案件是上诉人韩福平与被上诉人营口营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之间的借款合同纠纷案件,被上诉人在收到鉴定书后三个月才提出管辖异议,其申请已超过法定期限。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经济纠纷案件当事人向受诉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的期限问题的批复》(法(经)复〔1990〕10号) 规定:“一、人民法院受理的第一审经济纠纷案件,当事人在法律规定的答辩期限内对法院的管辖权提出异议的,法院应当先就本院对该案有无管辖权问题进行审议;逾期提出的,法院不予审议”。管辖异议权利的行使应具有一定期间的限制,期间经过后,该项权利即消灭。被告在一审提交答辩状期间内并没有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表明已接受受诉法院管辖,逾期再提出管辖权异议,一审法院应不予审查,更不能作出裁定。但是也有例外,如果涉及专属管辖或者级别管辖纠纷的案件,即使当事人超过答辩期提出管辖异议申请,一审法院应当作出裁定。

    三、某些案件是不动产纠纷还是合同纠纷容易混淆,造成法律适用错误。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房屋租赁纠纷如何确定管辖问题的批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农业承包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房屋租赁合同纠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农业承包合同纠纷,不适用专属管辖的规定。笔者认为并非所有,都适用不动产专属管辖的规定,只有涉及不动产权属争议与侵权纠纷的案件,才适用不动产专属管辖的规定;其他与不动产有关的案件,应适用合同纠纷来确定管辖法院。例如:[2011]沈中立民终字第232号案件是上诉人沈阳沣和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任铁英之间的装饰装修合同纠纷,属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该案不动产位于铁岭市开发区,一审法官误将合同纠纷当成不动产纠纷,将案件移送到不动产所在地法院管辖,二审法院予以纠正。

    四、超过基层法院级别管辖的立案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中关于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属于强制性法律规定,不适用默示管辖的规定。

    按照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转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商事案件标准的通知〉》规定:“沈阳中院管辖诉讼标的额在1亿元以下800万元以上以及诉讼标的额在5,000万元以下300万元以上且当事人一方住所地不在本辖区或者涉外、涉港、澳、台的第一审民商事案件”。“本辖区”是指沈阳市所辖所有区、市、县。在案件审理中,笔者发现“本辖区”是一个最容易使立案庭和审判庭法官疏忽的概念。例如:[2013]沈中立民终字第51号是一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合同履行地在××区,该案立案时,原告请求的标的额已超过300万元,二位原告与一位被告的住所地均在重庆市,××区人民法院对本案纠纷没有管辖权,却立案了。被告谭克明提出地域管辖异议,虽未对级别管辖提出异议,但级别管辖应由人民法院主动行使审查权。原审裁定未审查级别管辖,仅以合同履行地位于本院辖区范围,从而确定本院的地域管辖,造成管辖错误。[2013]沈中立民终字第133号、[2011]沈中立民终字第34号案件,都是因为忽略级别管辖问题,而导致管辖错误。

    五、当事人在一审期间未提出或者已经提出过管辖权异议申请被驳回后,重审、再审期间又提出管辖权异议申请,法院不予审议。

    例如:[2012]沈中立民终字第159号,为发回重审案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35条的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发回重审或者上级人民法院指令再审的案件,由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再审”,沈阳市××区人民法院作为原审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管辖权异议的行使应具有一定期间的限制,期间经过后,该项权利即消灭,不存在重复使用,时间上具有不可逆转性,上诉人在一审提交答辩状期间内并没有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表明已接受受诉法院管辖,在重审、再审期间提出管辖权异议,没有法律依据。

    六、目前,国内学者对人身保险合同纠纷中是否存在“保险标的物”的观点,存在较大争议。

    笔者认为既然是合同纠纷,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以被保险人住所地为合同履行地。例如[2013]沈中立民终字第131号案件,辽中县人民法院将被保险人孙月娥的住所地确定为人身保险合同履行地。

    七、一审案由不正确,导致适用法律错误。

    例如:[2013]沈中立民终字第63号案件的案由应为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原告桂林市国城管道燃气有限公司系沈阳家家乐超市有限公司股东。2008年7月29日我院作出(2007)沈民二房初字第201号调解书,将盛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沈阳市和睦路支行位于沈辽路200号的面积为837.9平方米的房屋更名过户给沈阳家家乐超市有限公司。2009年,盛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沈阳市和睦路支行将此房屋分割为两套房屋,将面积为329.97平方米的房屋以989910元的价格出售给被告施婉儿。2012年12月28日原告桂林市国城管道燃气有限公司向房屋所在地的沈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依法确认《房屋买卖合同》无效,并判令其共同赔偿第三人的损失等。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因公司设立、确认股东资格、分配利润、解散等纠纷提起的诉讼,由公司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本案沈阳家家乐超市有限公司住所地在沈阳市铁西区,所以铁西区人民法院对本案纠纷有管辖权,而一审法院即××区人民法院确立的案由为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所以适用法律错误,管辖错误。

    八、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竞合时,没有依据原告的诉讼请求来确定案由,从而导致管辖错误。

    例如,[2013]沈中立民终字第9号案件,是原告沈阳高压成套开关股份有限公司诉被告龙源(巴彦淖尔)风力发电有限责任公司、上海一天电气有限公司侵权纠纷案件。原告沈阳高压成套开关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龙源(巴彦淖尔)风力发电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一份《国电龙源川井风电场五期49.5MW项目35KV开关柜商务合同》,约定原告为被告制作并安装高压电开关柜,并指定高压电开关柜必须使用被告上海一天电气有限公司制造的过电压保护器。因此原告与上海一天电气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中约定原告购买上海一天电气有限公司的过电压保护器,并约定如果发生纠纷向由原告方住所地法院管辖。原告安装完开关柜后,开关柜在运行过程中,发生着火,原告按照被告龙源(巴彦淖尔)风力发电有限责任公司的要求为其更换了开关柜,现原告要求二被告赔偿其更换开关柜的损失。在本案中,原告沈阳高压成套开关股份有限公司与被告龙源(巴彦淖尔)风力发电有限责任公司是承揽合同关系,原告沈阳高压成套开关股份有限公司与上海一天电气有限公司是买卖合同关系,但是从原告的诉讼请求来看,本案不属于合同纠纷而是侵权纠纷,故不应适用合同中的管辖约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28条规定:“侵权行为地包括侵权行为实施地和侵权结果发生地”。本案的侵权行为地和被告住所地均不在沈阳市××区,因此沈阳市××区人民法院对本案纠纷没有管辖权。原审裁定依据被上诉人与原审被告上海一天电气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中约定“如果发生纠纷向由原告方住所地法院管辖”,从而确定原审法院对本案纠纷有管辖权,因认定法律关系性质不当,故适用法律错误,导致管辖错误。

    笔者在审判实践中通过发现问题、剖析问题、提出建议,以期对两级法院管辖异议上诉案件的正确裁判,有所裨益。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