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院简介 新闻中心 本院动态 法院公告 领导讲话 图片信息 工作报告 审判业务 工作研究 专题报道
审判工作 案例评析 法学阶梯 法院建设 先进典型 法苑随笔 办案手记 裁判文书 开庭排期 诉讼指南
   
  当前位置:审判业务 -> 法学阶梯

好意同乘及其致害案件的法律适用

发布时间:2014-08-07 14:47:09


                                   好意同乘及其致害案件的法律适用

                                               吴晓晶

    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法官常会遇到因好意同乘而引发导致受惠人人身伤害的赔偿案件。此案摆在法官面前的问题是:好意同乘是否属于民事法律行为?是否受相关法律调整?究竟是合同法律关系还是侵权法律关系?责任的承担是否适用过错责任原则?同时,好意同乘能否减轻或免除致害人的赔偿责任?这些问题都值得探讨。

    一、好意同乘的含义

   “好意同乘”目前并不是严格的法律术语,学界也没有统一的界定,因对好意同乘的本质理解不同。关于好意同乘的定义,目前存在以下几种观点。

好意施惠说认为,好意同乘是好意施惠的一种,是指无偿搭车的行为,构成要件为:主体的特定性;对搭乘工具的限定为非从事营运活动的机动车;好意性和无偿性;需经过保有人或好意人的同意;目的的巧合性的排除。无偿搭乘说认为是无偿搭乘他人机动车,且该机动车在交通事故中遭受损害,其认为构成要件为:1.主体上分为提供机动车的运营方和搭乘机动车的同乘方。2.运营方为自己的目的而运营或行驶,搭乘者的目的与运营方仅为巧合或顺路。3.必须为无偿,如果有偿则为客运合同。4.同乘需经同意。

    非契约说认为:乘车人在运行供用者好意并无偿地邀请或允许下同乘于运行供用者之车的现象。该观点认为好意同乘关系的特点为:无偿性、好意性、不具有契约性,不具有规范性的约束力,即使有给付行为的外观,也不具有合同意义上的债务履行,而是任意的给付。还有一种观点是认为好意同乘必须是无义务且完全利他性,即车辆所有人或驾驶人没有义务,但为了他人利益而邀请或允许其无偿搭乘车辆或运送物品的行为。在驾驶过程中必须为车辆驾驶人驾驶自有车辆,搭乘人仅为乘坐。如果地位颠倒,则不属于好意同乘关系。

    笔者认为,好意同乘应指车辆保有人与搭乘人间基于情谊,而且必须没有合同或法律规定的义务,为搭乘人利益,车辆保有人同意搭乘人无偿搭乘车辆或运送物品的行为。

    第一,好意同乘从性质上应定性为是一种基于情谊而施惠的行为。好意同乘是一种典型的生活互助行为,这种行为有助于弘扬中华民族美德,也有利于节约经济能源,更是增进人与人之间的情谊交流。好意同乘从司法实践中也多见于亲属、朋友、同事等熟人关系之间,故将好意同乘定性为基于情谊间的施惠行为,更容易界定该类行为,对处理因好意同乘而发生的交通事故侵权案件具有借鉴意义。

    第二,好意同乘的主体为车辆保有人与搭乘人。有意见认为,好意同乘发生在驾驶人与搭乘人之间。但在司法实践中,往往车辆所有人与驾驶人不是同一,而是分离的。驾驶人可能是车辆的所有人、管理者、使用者,也可能基于雇佣、租用、借用等关系取得该车辆的支配权利。故将好意同乘的被搭乘主体定义为车辆所有人、驾驶人显然定义过窄。除了驾驶人外,其他车辆保有者亦有可能进入到与搭乘人的侵权关系之中。比如,车辆的被借用人在借用过程中存在过错,明知车辆不适应搭乘而邀请或允许他人搭乘。

    第三,车辆保有人与搭乘人间既不存在合同上的权利义务关系,也不存在法律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合同上的权利义务关系是指客运合同关系、劳动或雇佣关系、职务行为、借用、租赁、挂靠关系等。法律上的权利义务关系是指夫妻间、父母间、监护人与被监护人间等。当然,如果仅为一般亲属关系,不存在法律上的权利义务,仍可构成好意同乘。比如,姐夫开车送其小舅子回家,途中发生交通事故。

    第四,车辆保有人无偿提供运送行为。这里的无偿不应作狭义理解,而应该将是不是等价有偿作为评判的标准。民法范畴中的“有偿”指的是等价有偿,是指为了享有权利而支付的对价性的义务,是支付价款或报酬。在现实生活中,搭乘人出于人际交往的社会需求给予车辆保有人一定的礼物、馈赠,甚至是自负油费、过道费或者是一定数额的金钱,尽管是披着给付金钱的外衣,但是并不构成搭车的对价,相比车辆保有人付出的时间、劳动、车辆的磨损,车辆保有人在好意同乘过程中并没有获得任何报酬。

    但是并不是所有无偿地同乘都构成好意同乘,评判的标准应该在于必须是出于情谊、好意,而不是出于利己或获利之主观意愿。现实中最突出的获利同乘表现就是商场或房地产开发公司为了促进消费而免费接送,最突出的利己同乘表现就是为了办理婚礼或丧葬事宜而迎来送往。

    第五,车辆保有人及搭乘人必须是“好意”。一方面,搭乘人必须是经过车辆保有人的同意,包括邀请或允许。如果车辆保有人不知道搭乘人搭乘或拒绝了搭乘人的搭乘请求,那么在搭乘人实际搭乘车辆时就不应构成好意同乘。在此情况下,搭乘人是基于恶意的侵权行为获得利益,如果发生交通事故损害时,不应获得赔偿或补偿。另一方面,车辆保有人也必须是“好意”。车辆保有人不得强迫搭乘人搭乘,也不得故意向搭乘人隐瞒车辆不良状况而欺骗搭乘人搭乘。

    第六,搭乘人只是乘坐者,不是驾驶者。搭乘人在同乘过程中应是处于乘坐并接受运送的地位,车辆保有人处于操控车辆行驶、提供乘车服务的地位。如果地位颠倒,则不属于好意同乘。比如,甲将车辆借给乙使用,并随乙一起到别处办事,这种关系应定性为车辆借用。但是现实过程中,还存在交替驾驶的情形,该情况是否属于好意同乘呢?笔者认为,是否认定为好意同乘,关键要看车辆保有人是否控制车辆,如果车辆保有人在搭乘人驾驶过程中没有丧失车辆的控制,则可以认定为好意同乘。反之,则不构成好意同乘。所以,在同乘人参与驾驶或与好意人轮流驾驶的情形下,该同乘人的身份应视为车辆使用人,如果造成交通事故致同乘人损伤的,应由同乘人与好意人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

    第七,好意同乘的客体,不仅包括搭乘人的人身,也包括物品。关于好意同乘的大部分观点仅指自然人无偿搭乘的行为,不包括基于情谊行为而无偿运送物品的行为。但是,在现实生活中,自然人好意同乘过程中往往都随身携带或特地运送一些物品,从本质上,好意搭乘自然人与物品并无区别,都可以符合好意同乘的构成要件,因此好意同乘的客体不仅包括自然人,也包括物品。

    二、好意同乘的归责原则及法律适用

  (一)好意同乘的法律属性

    目前的学者观点主要包括合同关系说、侵权关系说、无因管理说、好意施惠说,好意施惠说认为,搭乘者与车辆保有人之间是一种特殊的关系,这种关系具有无偿性、好意性和非合约性,属于好意施惠范畴。

    笔者认为,首先,好意同乘不属于合同,既不是无偿运输合同,也不是其他类型的合同,不能参照合同关系进行处理。法律行为以意思表示为要件,而好意同乘中车辆保有人和搭乘人间并无建立合同关系的意思表示,且并不受契约的约束,好意人在邀请或同意搭乘时仅为助人为乐的目的,好意同乘归根到底是一种事实行为。

    第二,好意同乘也不能仅仅形而上学的适用侵权法。因为侵权法理论尚无法解释好意同乘所涉法律问题的全部,在好意同乘所涉的问题中,仅个别问题与侵权法有关。

    第三,好意同乘不属于无因管理。无因管理一般发生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而好意同乘发生在车辆保有人要求搭乘人,或搭乘人主动要求车辆保有人予以帮助的情况下,不存在不知情的情况。另外,无因管理的管理者可以向本人请求支付必要的管理费用,而好意同乘的好意性和无偿性决定了该请求权的不可能性。

    综上,笔者认为,好意同乘行为本身不属于法律的调整的对象,其应属于情谊行为。情谊行为中不含有受法律调整的意思表示,不追求法律上的效果,因此情谊行为属于道德调整的范围,不属于法律调整的范围。但是,我们在司法实践中对好意同乘应从结果状态上进行细致分析,如果在好意同乘过程中发生了交通事故,对搭乘人造成了致害,则应在法律范围内予以区别对待。

   (二)致害的好意同乘中的归责原则

    笔者在前文中已经对好意同乘关系从是否发生了交通事故等致害情形上进行了划分,只有致害的好意同乘属于法律调整的范畴。那么,对致害的好意同乘的法律责任应如何认定呢?目前,在学术界通说认为,如果好意同乘致人损害,符合一般侵权行为构成要件的,应认定为侵权行为。但是在归责原则上,则存在以下几种学说。一是过错责任说。二是无过错责任说。但在车辆保有人无过错的情况下,应适当减轻他的责任。三是公平责任说。四是补偿责任说。五是自甘风险说。

    首先,笔者不同意自甘风险说。搭乘人自愿搭乘车辆,虽然可以视为搭乘人自甘机动车运行时所产生的固有风险,但不意味着搭乘人自甘因车辆保有人的过错等可归责的原因所产生的风险。

    笔者不同意补偿责任说。因为补偿责任建立在双方均无过错的基础之上,但因好意同乘而引起的交通事故损害中,车辆保有人并非总是没有过错。因此,即使要对好意同乘中车辆保有人赋予较轻的义务,也不可采用如此的制度。

    笔者不同意无过错说。因好意同乘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损害,亦属于侵权法上的问题,不宜适用无过错责任。因为无过错责任本质上不是行为评价机制,而是分配机制。在我国如果适用无过错原则,虽然能够补偿搭乘人所遭受的不幸,但却会加大车辆保有人的负担,在一定程度上否定了车辆保有人的善意。

    笔者认为不适合公平责任原则。侵权责任法的主要作用是填补损害,司法实践中经常存在受害人难以得到合理赔偿的情形。通常认为法院可依据公平责任原则判决由驾驶人对搭乘者给予适当补偿。但是在交通事故中,车辆保有人同事也可能是受害者,在无偿搭乘的情况下如果认定车辆保有人是优势一方而对弱势方给予补偿,并非公平。

    笔者的观点:适用过错责任原则,以过失相抵原则为补充,在双方均无过错的情况下,适当引入公平原则。

   首先,应当以过错原则为归责原则。

    1.从各国立法层面来看,有一些国家对好意同乘致搭乘人损害时,使用过错责任。比如,法国法律规定在好意同乘者受伤害的场合,适用过失责任,即必须证明驾驶人有过失。美国近30个州制定了同乘者法,只有在驾驶人有故意或重大过失时,才能承担赔偿责任。在我国《民法通则》中,过错原则是确定民事责任的一般原则,只有法律特别规定的情况下才适用无过错原则,而公平原则是对过错责任的例外和补充。

    2.从制度比较层面来看,基于好意施惠行为而生的其他法律关系,如赠与、借用、无偿保管等行为,法律制度对此均课以施惠人过错责任。

    3.从法的作用层面来看,过错责任对行为具有评价和指引作用。在过错责任下,一方面,车辆保有人仅因过错而承担责任,这不是对其良好动机的否定,而是更有利于鼓励其助人为乐的精神。另一方面,车辆保有人须因其过错而承担责任,这又是对其过错的惩罚,有利于车辆保有人在行使施惠行为的同时,必须谨慎而适当。

    综上,笔者认为,应当按照过错原则追究致害的好意同乘中好意人的责任。有的学者认为,该过错仅应包括故意或重大过失。但在司法实践中,好意同乘中发生交通事故多半是由好意人的过错引起的,或违反了交通规则(违法停靠、违法变道、违法调头、忽视瞭望、闯信号灯等)、或违反了操作规范(无证驾驶、醉酒驾驶、超载驾驶),有的过错属于故意或重大过失,有的过错则属于一般过错范围,因此,如果仅追究好意人的故意或重大过失行为,不利于对同乘者的保护。在具体衡量致害的好意同乘中的过错时,笔者认为在司法实践中,法官可参考《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中对好意人的过错认定。一是看是否违反法定义务,即是否遵守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二是看是否违反业务的注意义务,是否具有相关资质,是否违反驾驶规范、操作规程。

    同时,以过失相抵原则为补充。

    在考量好意人过错的同时,还要考虑搭乘人是否存在过错。根据对好意同乘性质的分析以及我国相关法律的规定,引入过失相抵原则,能合理分配责任负担,避免将自己过错造成的损害后果转嫁他人,符合法律公平正义的基本要求。在致害的好意同乘案件中,因搭乘人的过错造成损害或致使损害扩大的,应当按照过失相抵原则减轻好意人的责任。如果损失是由搭乘人故意造成的,好意人不承担赔偿责任;如果搭乘人存在自身过错,并且该过错与损害的后果存在因果联系的,应当按照搭乘人的过错程度,适当减轻好意人的赔偿责任。

    在司法实践中,我们常见的情形有,搭乘人明知好意人无驾驶执照、疲劳驾驶、饮酒驾驶、超载驾驶等情形的,但仍然坚持同乘的;或者在同乘过程中唆使好意人超速、超载、疲劳驾驶、饮酒驾驶的,均可构成过失相抵的事由,应当根据搭乘人的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或免除好意人的责任。

    最后,适当引入公平原则。

    在司法实践中,也常常遇到在好意同乘过程中因为汽车爆胎、雨雪天路滑导致车辆保有人没有安全驾驶造成单方交通事故等导致的损害,好意人和搭乘人均没有过错时,应该如何确定归责原则呢?笔者认为,在好意人与搭乘人均无过错时,可以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即可以适用公平原则。当然,公平分担不是机械的平均分担,而是应该根据行为的手段、情节、损失大小、影响程度、双方当事人的经济状况等实际情况进行合理的分担。引入公平原则,有利于淳化道德风尚、调和社会矛盾,在好意同乘致害领域有实施的必要。当然,应当强调的是,这种责任的性质本质上是补偿而非赔偿。

   (三)车辆保有人赔偿责任的免责事由

    笔者认为,从司法案例中,可以看出主要存在以下情形可以构成车辆保有人的免责事由:

    1.因不可抗力和紧急避险等,出现了好意人无法预见、无法避免的情况而导致交通事故,好意人尽到了注意义务,主观上没有过错,客观上也采取了积极的预防或补救措施的,好意人与搭乘人都是受害人,所以在发生损害后,好意人应当免责。

    2.交通事故由搭乘人自己故意造成的,好意人免责。

    3.第三人侵权造成交通事故的,如果第三人行为与交通事故具有直接因果关系,且应承担全部责任,好意人免责。即使第三人在事故后逃逸,好意人也不应承担责任。

    4.不知搭乘或明确拒绝,即车辆保有人不知道搭乘人搭乘或明确对搭乘人予以拒绝的,对于发生的道路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害,不承担赔偿责任。

    5.约定免除,即在车辆保有人与搭乘人约定风险自己承担的情形下,法院应当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免除车辆保有人责任。

    好意同乘行为不仅与人们的日常生活交往活动密切联系,而且在当今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氛围中也是应该大力提倡和弘扬的传统美德。因此,针对好意同乘致害的案件应尽快建立一种公平的事故处理机制,提高人民的风险意识,尽量避免好意同乘侵权现象的发生。

                                      (作者系大东区法院民四庭助理审判员)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