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院简介 新闻中心 本院动态 法院公告 领导讲话 图片信息 工作报告 审判业务 工作研究 专题报道
审判工作 案例评析 法学阶梯 法院建设 先进典型 法苑随笔 办案手记 裁判文书 开庭排期 诉讼指南
   
  当前位置:审判业务 -> 法学阶梯

构建和谐社会与维护司法权威

作者:安锦荣  发布时间:2005-10-27 14:43:07


    2005年2月19日,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共中央举办的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提高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能力专题研讨班上提出了建设和谐社会的发展战略,并将和谐社会解释为:应该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构建这样的社会是人们长久以来所向往的,其目标追求的是在秩序与规则范围内的社会和谐与进步。这个社会应该是一个以法治为中心,同时还要靠道德及其他社会力量所维系的有秩序的、公正的、以人为本的、依法保障权利的社会。为此,在追求和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中,人们更加关注权利的保护,更加重视法治的力量和司法审判工作,越来越多的把寻求公平与正义的期待与信赖投向法院和法官。在这一社会背景下,确立和维护司法权威不仅是社会的需要,更是历史的必然。

   一、司法必须有权威

  在我国的宪法中,有审判和检察的提法,而没有司法这一提法。党的十五大、十六大用了“司法”这一概念。这绝不是用语的变化,而是历史的进步,标志着我们党执政方式的一个重大变化,是我们的国家从“人治”走向“法治”的里程碑。司法主要指国家审判机关也就是人民法院依照宪法和法律赋予的审判权,具体适用法律和法规裁判民事、刑事、行政案件的活动。其本质特征是中立性和终局性。其中立性,要求这种裁判活动必须是居中的,中立的,法官不能成为冲突任何一方的成员,不能偏离居中的地位;其终局性,是法院判决的既判力必须得到社会的承认与信服,也就是说对法院以事实为根据,法律为准绳作出的终审判决,当事人必须自动履行。只有这样社会才有秩序而言,民事活动才有规则可循,否则一切都将变得杂乱无章。

    司法的权威性来自于我国宪法的直接规定。一是我国宪法第五条五款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二是第一百二十六条之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司法之所以具有权威性是由其本质特征所决定的。其一,只有居中裁判,才能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宪法原则,才能实现司法公正,才能产生令人信服的力量。平等是公平与正义的前提。这一宪法原则在司法中的体现,就是在法庭上双方当事人的地位平等、权利平等,合法权益会受到平等的保护。当然这种平等也不是简单的“一分为二”或是完全的等同,如果是那样将也是一种不公平。比如离婚案件涉及共同财产分割,需要判决时,应按照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处理;再比如,审理“民告官”的行政案件,被告对其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审理刑事案件更是这样,如果法官不能居中裁判,而是站在指控的一方对刑事案件的被告人搞“有罪推定”,而不是“无罪推定”,刑事司法领域的人权保护就无从谈起,判决也不可能有公信可言。其二,只有终局性的结论,才具有权威,才能定纷止争。有一个例子是大家熟知的,美国的小布什和戈尔因总统选举的选票统计问题产生纠纷,法院判决前吵嚷不止,但一经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终审裁决,争吵戛然而止,双方握手言和,一场巨大的政治风暴即刻平息。当然这种终审所作出裁决体现的公正也许是相对的,实际上公正也只能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但必须遵从,也许会牺牲某一些较小的利益,而以此赢得整个法律秩序的稳定。我们绝不照搬西方的司法制度,但这种运用司法权力维护社会稳定、保持社会和谐的观念是值得借鉴的。这种观念至少告诉人们:解决社会纠纷必须设立一个最后的、最高的终局性权力,生效的裁判必须得到执行,否则一个社会就会失去秩序、失去理性,公众的整体利益就得不到维护。其三,法律的价值在于适用,只有通过司法,法律才能完全实现其社会功能与效力。有一位哲人说:法律是沉默的法官,法官是会说话的法律,所讲不无道理。法律是由国家强制力作后盾,由国家强制力保障实施的。这是法律权威的静态形式,这种静态权威尚不足以引起人们对它的信仰,而司法机关的司法活动,是动态的司法权威,也就是通过法官对案件的裁判,将法律经解释适用到具体的案件上,才能获得信仰与服从。也就是通过司法才能赋予法律以生命和权威,权威是司法的本质特征。

   二、公正的司法是司法具有权威的前提

   今年四月,胡锦涛总书记接见宋鱼水法官时指出:法官要真正做到使当事人胜败皆服,必须坚持“公正司法,一心为民”。这一重要指示高度概括了人民司法工作的本质特征和根本要求。七月份召开的全国高级法院院长座谈会,已将“公正司法,一心为民”作为新时期人民法院工作的指导方针确定下来,这意味着人民法院的司法活动将以新的境界和追求,确立更高的标准。   “公生明,廉生威”,公正司法,首先必须有品格高尚的人从事司法活动,因此建设一支政治坚定、业务精通、作风优良、清正廉洁、品德高尚的职业化法官队伍,将是公正司法的关键所在。这支队伍不仅需要具备法律基本素质,更要有高尚的司法职业道德。正如我国首席大法官肖扬所讲:“无知者不能当法官,无能者不能当法官,无德者同样也不能当法官”,法官不仅应该是一个精通法律者,而且应该是一个德高望重者。这个队伍中的每一个人都应当自觉遵守法官的职业道德,即:保障司法公正、提高司法效率、保持清正廉洁、遵守司法礼仪、加强自身修养、约束业外活动。应该说建设一支这样的队伍任重而道远,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成果,尚需继续努力。其次必须公开司法。我国宪法第一百二十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案件,除法律规定的特别情况外,一律公开进行。”只有在阳光下操作才能防止腐败。公开是保证权力正确行使的最好途径,也是反腐倡廉、提高法院公信力,进而提升司法权威的最好措施,只有公开才能促公正、促高效、保廉洁。近几年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强力推进公开审判制度的全面落实,不仅庭审公开,允许公民旁听,而且裁判理由公开,程序运行、证据采信、裁量标准、适用法律的理由等等,均在裁判文书中一一列明,努力让赢者堂堂正正,输者口服心服,听者明明白白。同时建立网站,公布裁判文书和审判信息;实行新闻发言人制度,定期向社会发布裁判要旨和典型案例;组织法院开放日,接待公民特别是青少年学生有组织的参观法院和法庭,等等一系列公开审判的措施,有力地促进了案件质量和效率的提高,出现了当事人上诉、申诉大幅下降,息诉服判率不断提高的良性循环局面。第三必须强化内部制约,自觉接受外部监督。这是公正司法根本性保障措施。权力没有制约肯定会被滥用,这是被无数事实所证明的结论。在有权力的地方必须形成“不想为、不能为、不敢为”的约束机制。对于审判权正确行使的约束与监督,均来自于法律的直接规定,其中包括审级监督和再审程序的监督。为了使法律的监督制度得到不折不扣的贯彻实施,沈阳中院从实际出发,在内部形成了一个环环相扣的审判责任监督体系,每一个司法环节都相对设一个制约措施,对每一个岗位都规定了一套必须遵守的操作规程,让权力在规则中运行,违者必然依法依规受到查处和追究,特别是对于工作中出现的差错能及时发现、依法纠正,确保对当事人合法权益的保护和救济。与此同时,自觉接受来自各个方面的监督,包括人大及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政协的民主监督以及社会各界及新闻媒体的监督,让权力在监督下行使。以此保证司法行为与裁判结果能够经得起方方面面的检验,以产生应有的公信力,促进司法权威的生成与提升。

   三、司法权威的确立与维护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司法权威来自于宪法的直接规定,维护司法权威就是维护国家法治的权威,就是维护党执政的权威。而司法权威的社会基础和根本源泉来自民众对法律的信仰和信守。正如一位法学家所说:“政府行为和私人行为对法律的依赖要转变为对法院的依赖,法院应当成为处理私人行为和社会组织权益纠纷主要的和终极的机关”。这是一种社会追求,其实现需要一个过程。但维护司法权威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是勿庸置疑的。在法院与法官努力加强司法能力建设、提高司法水平、争取司法公信的前提下,社会对司法权威的理解应走出以下误区:一是把本应自己承担的诉讼风险,推卸给司法机关。诉讼是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人民法院必须给予充分的尊重和保障。但古今中外打官司都有输有赢,存在着一定的风险,许多风险责任要由诉讼当事人自己承担。例如,“以事实为根据、法律为准绳”,是审判活动的基本原则,这里的“事实”,在法庭上必须是以书证、物证、人证等具有合法性、关联性、客观性的证据所证明的法律事实。所以,打官司说到底就是打证据,证据就是“重现”过去的事实。法官应当努力追求客观事实与法律事实的一致性。然而,由于时过境迁,有不少事实虽然是“客观”的,但由于缺乏证据,就无法成为法律事实,这样主张事实存在的一方就要承担不利或败诉的后果。因此,每一位准备走进法院打官司的人,都首先要掂量一下自己手头有无证据、有多少证据。如果虽然觉得理直气壮,但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那就要承担败诉的风险责任。再如“法律白条”问题,也不能简单地归结为法院执行不力。因为债权人起诉债务人时,要先估量一下债务人究竟有无财产、有多少财产可以被执行。如果债务人一贫如洗,债权人即使胜诉,法院也无法兑现判决结果。而且“执行难”的问题,还有整个社会诚信体系不健全的原因,还存在地方保护主义的干扰,不能都归咎于法院执行不力。二是不懂得诉讼权利是一种“过时不候”的时效性权利,习惯于用“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道德观念,代替“有权(利)不用,过期作废”的诉讼时效观念。时效一过,即使合法权利存在,也无法得到国家强制力的保护。因此,超过民事诉讼时效的民事纠纷,法院无法支持其诉讼请求。三是不懂得司法审判权是一种终局性权力,生效的判决和裁定必须维护和执行。人民法院是实现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具有处理社会纠纷的最后、最高的裁判权。人民法院作出的裁定和判决,一经生效,非经法定的审判监督程序,任何人、任何单位都无权改变,都必须执行与维护,不得有任何亵渎。四是不懂得审判权是一种具有相对独立性的权力,人民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任何个人、行政机关和社会组织的干扰。《中国共产党章程》明确规定,党要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党员特别是党的领导干部,应成为维护法律权威的模范,党要依法执政。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对人民法院的法律监督权,是一种集体行使的权力,应当充分体现坚持党的领导原则、依法按程序办事原则、不包办代替原则。我国现行的信访制度对于密切党和政府与人民群众的联系、解决社会纠纷具有重要意义,但它同样不会也不可能动摇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的既判力。既然是这样,全社会都应自觉维护司法权威,促进司法公正。

   社会前进需要秩序,人们活动应有规则。构建和谐社会离不开法治及其权威。我国随着依法治国方略的不断推进,社会矛盾越来越多地以案件纠纷的形式表现出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司法需求,保障社会的公平与正义,是人民法院的神圣使命与责任。“公正司法,一心为民”,为新时期人民法院的司法工作进一步指明了方向。我和我的法官同事们,将不辱使命,恪尽职守,以忠诚于党、忠诚于人民、忠诚于法律的实际行动,为构建和谐社会,推进沈阳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

  (本文摘自2005辽宁沈阳法官论坛上的发言,作者系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